再问公路三乱:要余乐醒多少条命才能换来路政清风

游戏 admin 评论

要多少条命才能换来路政清风? “如果治超部门没有足够的人员经费,要以罚款返还的方式填补经费不足的空缺,公路三乱问题依旧很难根本解决。” 记者|姜浩峰 “我到现场的时候,事情已过去很久了,还是能闻到刺鼻的农药味。可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队高永福大

  要多少条命才能换来路政清风?

  “如果治超部门没有足够的人员经费,要以罚款返还的方式填补经费不足的空缺,公路三乱问题依旧很难根本解决。”

  记者|姜浩峰

  “我到现场的时候,事情已过去很久了,还是能闻到刺鼻的农药味。可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队高永福大队长竟然称当时不知道刘温丽服毒。”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王金伍愤愤地说。

  11月14日深夜,永城市,跑运输的女车主刘温丽在沱滨路自己的车上喝剧毒农药自杀,所幸经抢救性命无虞。事故缘起于她的大货车超载,遭到当地运政、路政部门连环罚款。经过7小时对峙,直至子夜时分,刘温丽还是愤然喝下了临时买来的那瓶“3911”。

  刘温丽服毒几个小时后的11月15日早晨7点多,豫西南阳,睡醒还未起床的王金伍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一条陌生的微信映入他的眼帘。这位货车司机出身、又因帮司机维权出名的河南汉子,被微信内容惊得一下坐起——“我们已经交了包月的罚款,为什么还要罚,现在逼得我妹妹喝农药自杀。”

  按王金伍的话说,“货车超限超载,引起的罚款纠纷很多,闹出人命的也有,可被逼喝农药自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发来微信的,正是刘温丽的哥哥刘怀洲。当时,医院已经给刘温丽发出病危通知书。刘怀洲说,刘温丽服毒后,路政部门在场的几位负责人立刻开车走了,执法车也拒绝送人去医院。高永福大队长还声称,不知车主喝药。

  如今,不堪高额医疗费的刘温丽已经出院,回到永城市陈官庄村的家中。12月3日,当记者联系到刘怀洲时,他已经再次出车阜阳装运砂石,毕竟生活还将继续。12月5日之后,记者多次致电刘怀洲,他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据王金伍透露,刘怀洲手机已被永城有关方面换走,拿到一个新手机号的刘家人,同时收到了3万元钱“赔偿”。而王金伍也向《新民周刊》表示,刘怀洲最后一次打电话给他是从自家卫生间悄悄打来的,说纪委有人找他,后来就不再接听电话。

  12月4日,永城市委外宣办进行情况通报:11月30日晚,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河南永城:说不清的罚款》后,永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正视问题,迅速查明情况并对有关责任人做出处理。12月1日,河南省联合调查组进驻永城对此事进行调查。

  通报中介绍,目前对市交通运输局运管局局长、分管副局长给予停职检查处理;对运管局运政大队大队长给予免职处理;对市公路局分管领导给予停职处理;对流动治超执法大队大队长给予免职处理,调离流动执法岗位;对当日参与流动治超执法大队中队长给予免职处理,调离流动执法岗位。待省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束后,再作进一步处理。

  连环罚款

  从11月14日到11月25日,路过永城市沱滨路附近的司机都能看到,那里停着一辆半挂货车,货车被两辆运政面包车前后夹击无法动弹,车上多名身穿运政制服的工作人员守在那里,情景颇为荒诞。

  11月14日,当刘怀洲、刘温丽超限的两辆大货车行驶到永城沱滨路时,被运政截下。据刘怀洲对媒体的说法,对方要他们出示“月票”,“月票”就是每月向当地路政、运政、治超执法部门预先缴纳的3000元“罚款”,这样超载行驶时只要出示“月票”就不会被罚款。当天,与刘温丽同行的另一辆货车司机郭万里说,他的那辆车10月29日刚办过“月票”,有效期到11月29日。而刘温丽有一辆货车没办所谓“月票”。刘怀洲说,这是因为今年9月,在拉货时货车被查过,罚款数额太多,一直就没再上路拉货,也没有在永城市购买“月票”。路政人员也不说罚钱,就让刘温丽直接把车往他们院子里开。

  “只要车一开进去,就出不来了,不但要罚款,还让把砂石卸下来,卸车要钱,再装车也要钱,还有停车费,你不给他钱,他就不让你走。”刘温丽和常在路上跑的货车司机都有这样的“经验”。 刘温丽开始和对方理论,但对方拿走了她的车钥匙。对方认为,刘温丽的货车超限了。

  与此同时,运政人员还打电话通知路政人员到场。不久,永城市路政执法人员也赶了过来,二话不说,仍然是——罚款,不然不放行。

  除了“月票”,还有“年票”。按照新华网12月3日的报道,郭万里介绍,他们事先还缴纳了超限罚款的‘年票’。年票是向运政部门缴纳,每辆车每年交3000元;月票每月向路政部门缴纳3000元,缴款之后就可以超载行驶,有效期限内不用再交罚款。

  12月6日,《新民周刊》记者在上海桃浦停车场采访了几位河南籍货车司机,了解的情况是——在永城,“月票”价格按照车型不同,价格在3000元到6000元。

  面对两个公家单位现场“挥棒”收钱,刘温丽被逼急了。11月上旬,刘氏兄妹在阜阳装货,两辆车刚被罚了总共5万元——每辆2.5万元,不出十日,第二次遇到罚款。阜阳的罚单在永城执法部门面前是废纸一张,不作数的,这一点,兄妹俩心知肚明。然而,令刘温丽气不过的是,几辆超载更严重的货车从路边驶过,并未接受检查,而自己的车被运政、路政盯着,两辆面包车前后夹击顶死不给动。“人家比我们超载得还多,怎么能过去?”刘温丽反问执法人员。而刘温丽的司机暗自提醒道:“现在每月只交3000元月票已经不行了,还得另外拿钱打点,何况咱有一辆车连月票都没买。”

  虽然这种说法事后遭到路政部门的否认,但《新民周刊》在上海真南路桃浦停车场就此询问几位河南货车司机,都得到明确回答——在永城私下打点路政人员,几百几百地给,确有其事。

  而在事发现场,刘温丽抛下货车,突然乘出租车离开,七八分钟后返回时,手里拿着瓶“3911”剧毒农药,回到她自己的大货车内。

  据记者了解,“3911” 甲拌磷农药是国家禁止销售的,也不允许在蔬菜生产中使用。

  刘怀洲把妹妹叫下车,在交警队员协助下,一同将农药瓶夺下。药瓶随后被扔在路边,但刘温丽随后又见一辆大货车驶过,一时心里无法接受,突然蹿到路边俯身捡起药瓶。当时,在路政和运政的人群中,有人说了句:“那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 这句话就成了压垮刘温丽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她仰脖就是“咕咚”几口。

  “我当时就一个想法,你们逼得我活不了了,弄这事,没挣多少钱,走哪儿哪儿还都要罚钱,我不想活了。”刘温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刘怀洲赶紧拨打120,将刘温丽送往医院。到了医院,医生对刘温丽下了病危通知书,由于农药进入肺部,随时都有肺部衰竭的可能。经过抢救,刘温丽的命保住了。11月27日,她决定出院,“还有那么多贷款没还呢,治不起。”

  一笔运输账

再问公路三乱:要余乐醒多少条命才能换来路政清风

三亚赌场:再问公路三乱:要余乐醒多少条命才能换来路政清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